首页>文苑广场

等 待


2015-10-20 来源: 地煤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  那天,冽风,在公交站牌下,会有人无聊的左右踱着,等着他的下一班。来去的车流,过往的人潮,匆匆而别,佛家讲,百年修得同船渡,聚离别和,生死无常,谁在等待着谁,谁又在追随着谁,或许就是这样,应作如是观。
  在皑皑白雪的木屋里,白发的老夫妇等待着远方的孩子,回来再尝尝自己那老砂锅里炖的肉;在微雨细润的屋檐下,妆毕的妻子等待着外出的丈夫,回家喝一口煲了一下午的热汤;在苍郁森林的尽头,唏嘘的游子等待着墓碑在的母亲,托梦也好看看自己想念的泪容。人的一生,也许就是在等待,或者说等待伴随着每一个人的一生。 等待无处不在,学生等待着期末考试成绩的出来,打着点滴的病人等待着这次化疗结果的到来,熟睡着的每一个人等待着明晨的曙光。等待是温馨的,是甜蜜的,是醇厚,是值得等待的。
  西汉苏武,被匈奴扣押威逼,自己却忠心不移,在茫茫草原上开始了牧羊的生活,这一等,就是一十九年,他才回到的祖国,十九年的概念是什么啊,尤其对一位古人的一生岁月中,我想,没有什么人,能够比的了苏武这份痴情。唐代的刘禹锡有这样一句诗, 巴山楚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。他因政见不合,被贬到僻凉之地,而且一呆就是二十三年后,白居易给他写道,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。二十三年,会磨损多少人的雄心壮志,不得不有了那到乡翻似烂柯人的感慨,今昔景色大异,人却双鬓染霜。刘禹锡等到了,他二十三年的耐心,换来了这一刻的升迁,这也让人为之拍案。相比这些,北宋大家苏东坡不得不有些忧伤了,就是那句: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 逝去的人,无法挽回,看着清凉的石碑,也许只有等来世了吧。
  并不是等待是怎么又涵义的,过程是如蝉翼,而里面的价值是等待对象,也就是要等的结果,“他”所能给你的一切一切,这个等待的过程就是因为“他”变得唯美起来。等待被无限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所控制。在一个明媚的午后,漫步小街,也许不经意的一眼,你会发现自己很久很久失去联系的老同学、好朋友,就是这样,奇妙的等待会给你的惊喜,他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,这就是等待里浓浓的甜甜的爱。
  有些人或事物,你在等待着,但是无论如何是等待不来的,一辈子。而这样的等待,这样思慕的人,其间的过程倒像是一种信仰了。一个轻巧的转身,你会发现身后,有人在等待着你,这就是轮回。庄子讲,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却,忽然而已。是啊,忽然而已,以有涯随无涯,殆矣。等待对每一个人来说或许会是一种梦魇,等待会变成一个一个的顿号......无穷无尽的、等待...... (张阳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