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文苑广场

雨后的早晨


2015-10-21 来源: 地煤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  已是农历六月的天气,一连几天或阴或雨,东矿的早晨沐浴在淡淡的薄雾中,沉浸于静谧的氛围里。
  没有一丝风,碧绿修长的垂柳枝条一动也不动,偶尔有几只麻雀叽的一声落下,柳树枝条稍显动了一下,瞬间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,而麻雀或许怕破坏那优雅的静态美,只是借势缓一下劲,几乎不做停留,象画家的笔尖顺势提起从这边到那边,只点了一下,又叽的一声,就飞落到屋顶或其他建筑物上了。再多只也不象白日里喋喋不休的喳喳叽叽。生活区宽敞的空地上,已摆有两三个水果和蔬菜小滩,只是没有白天里大喇叭发出的声嘶力竭不绝与耳的叫卖声。可能是因为时间尚早,尤其怕惊动了那些熟睡的儿童和劳累了一天正在酣睡的矿工,买的,卖的,交谈的虽少,成交的却快,而那些买菜的女人们蹑手蹑脚面带微笑飘来又匆匆飘走了;也有早起的的男人提了一只或两只水桶来打水,他们提着满桶的水却精神抖擞,步履轻松,一漾一漾的可就是一滴水也不洒出来,笑容里溢满了生活的幸福甜美,我想那些女人男人的微笑是东矿乃至世界上最美最美的风景了。
  文化广场上晨练的职工也已不少,一个或三五个在一块,或慢步,或小跑,或打羽毛球,没有喧哗声,嬉戏声,也没有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聊声。年青姑娘们的健美操演示,象一朵朵娇嫩的花含苞欲放,那青春的气息浓郁而芬芳;年纪稍大的长者,身形轻盈,神态飘逸;也偶尔会听到学子悦耳的读书声……
  我在广场上漫步,身上的半袖衫已显单薄,不仅是凉,稍夹杂有些冷的感觉,不时连打几个哆嗦,这也正是地处塞外中午热早晚凉的气候特征。我也来了热情,索性绕着广场四周小跑了起来,空气清醒,心情舒畅,甭提有多美了。四周的美景映入眼帘又抛在身后。不太高的白杨树的树叶上挂满了半圆的水珠,晶莹剔透;那些小草,绿绿的,挺直了腰身,努力向上生长;而那些各色的小花, 或浓香或淡雅,水珠亲吻着花蕊,更把娇嫩小花衬托的鲜艳夺目。广场西人工湖里有几十只小鸭子漂浮在水面上,他们的动作优雅,每舞动一下,波纹由小到大散开,只在你一眨眼的功夫,小鸭们就已挪动了一小截,不细看,仿佛一动不动,点缀在平静的湖面上,玲珑小巧,惹人喜爱,所有美景,只有亲身感受,却无法用笔下语言完美表达出那些意境来。
  东边的天空已略显淡淡的红色,薄雾渐淡渐远,慢慢褪去,东周窑煤矿五个大字仿佛刚浮现在机关大楼楼顶,大字四周轮廓渐渐清晰,扩散出无限的光芒。
  天空那若大的吸音器再也无法吸收更多。孩子们女人们的笑声亮了起来,小商贩的叫卖声正一浪高过一浪…..
  东矿雨后早晨的美景在我心中已定格成永恒的画卷,静静的矿山早晨马上就被沸腾的景象取代了。
  东矿及东矿人充满生机与希望的一天又开始了。(杨永平)